人们去看画展看的是什么?

  随着大众审美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人将参观展览列入日常行程中。可是每个人受美学教育的程度各不相同,那么我们在看展的时候到底在看些什么呢?我们应该如何看展?

  毛姆曾说:“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后来村上春树引用并加以说明:“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只要日日坚持,从中总会产生某些类似观念的东西来”。

  对于不少大师级的看展人,他们可以不计较时间地盯着一幅作品,看它的韵味、神气,从作品的创作时代谈到社会背景再到艺术家的人生经历。可以因为一副契合自我感知的作品不寐不食,为一幅难得的画作潸然泪下。只是,对更多普通观展者而言,恐怕不是人人都具备化静止为生动、化作品为精神的艺术眼光。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在看展时,其实有不少抱着以“提高生活水平及审美趣味”为目的的“外行人”,他们大多数时候都处在一个“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的迷茫状态中。因为没有受过相关教育,没有对应的美学知识储备,所以看不懂作品、不了解作品的背后意图是常态。由此才会出现拍照发朋友圈、给作品配文等玩味状态。

  电影《陆垚知马俐》中有一个片段,男主角陆垚和女主角马俐在画展上看着一幅毫无内容的“画”,畅谈“美是虚无的”,结果只是那幅作品还没来得及摆上去而已。这一情形揭示了现代生活中,人们对艺术作品的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过度解读。

  当你在看一幅作品时,有时即使看了作品简介也没有办法get到艺术家所要表达的内涵,这一定也时常发生,而大众常常会带上自己的阅历进行解读。这对于本身就是要引起大众共鸣及思考的作品来讲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是有时人们会过度揣测艺术家的意图,从而闹出不少笑话。

  方力钧《时光》,方力钧所创造的“光头泼皮”的形象,标志了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上半期普遍存在的无聊情绪和泼皮幽默的生存感觉。

  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面对艺术作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在艺术面前人无高贵卑贱之分。只是,在我们提升自身审美时若懂那么一点点门道会不会更好呢?

  尼奥·劳赫《Die Fremde》,此件作品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在2015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售出。尼奥的油画作品中将广告设计、现实主义和连环画的元素结合起来,并不流畅的色彩和打破常规的色彩对比。

  笔者认为,首先要明确看展的心态及目的。在众多展讯前你选择了这个展即代表了你对它有期待,那么,应该在看展时尽情享受艺术家花费了大量精力与时间做出的作品,而不是走马观花,拍照“到此一游”。

  其次,在面对如此多的展览选择时,要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点,慢慢品味,毕竟不适合自己的再“高端”也难以消化。在欣赏时试着以不同角度、方式来品味作品背后的含义,通过作品介绍、画作形式、构图、用色、笔触等尝试理解创作者的心境。

  当欣赏一幅画作时,要看各种元素的构成和布局、笔触的软硬、颜色的构成、物件、人物与背景的处理手法、光的来源和阴影等等,但最重要的还是用心去感受作品带给你的情感共鸣和冲击。在欣赏一件雕塑或装置时,不妨围绕着作品走一圈,试着去思考它是由什么材料制作的、作品如何与这个空间相互呼应、作品造型的寓意和作品本身想表达些什么。

  当你观察两幅喜欢的作品时,你可能会发现它们吸引你的地方完全不同,因为没有两个艺术家的思想和感受会完全一样,而表达之后更是完全不同。这时,看展便像是一个不断发现和探索的过程,你要做的就是用心享受这场视觉盛宴。有时,看新的作品比专注于某几件作品更加重要,因为通过对比,你能发现不同作品的独特之处。

  安迪·沃霍尔《玛丽莲·梦露》,版画,1967年。安迪以那位性感的好莱坞影星的头像,作为画面的基本元素,一排排地重复排立。那色彩简单、整齐单调的一个个梦露头像,反映出现代商业化社会中人们无可奈何的空虚与迷惘。

  一个展览,不免要面对几种人:艺术家、策展人、批评家、观众等等。通过这几种人的不同解读,即使是一件作品也会因这几种人的不同表达而产生完全不一样的态度,这就更需要观众在艺术家创作、策展人布展之后独立去感受、品味以及领悟了。

  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这么几点:看展前不要随大流、假高端,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展才不枉看展的意义;看展时没必要因见到“大师”的作品就亢奋不已,而是要放平心态静静从多角度去品味、感受;遇到有人讨论作品时不妨站过去虚心听听,可能又开启了看展的新角度;遇到自己喜欢的作品时从作者经历、作品背景等方面入手,你可能会看到更多作品背后的东西。

  即使如此,以上说的这些还是会有许多人不懂,但那又如何呢?其实画家有时只在意人们是否看出了事物的流动本质。倾诉欲望极强的梵·高对此说过:“当我画太阳,我希望人们感觉它在以惊人的速度旋转,发出骇人的光和热浪;当我画一片麦田,我希望人们感觉到麦粒内部的原子正朝着最后的成熟和绽开而努力;当我画一棵苹果树,我希望人们能感觉到苹果里面的汁正把果皮撑开,果核中的种子正为结出果实奋进……”

  罗伯特·亨利也说过:“只要你为人诚实、正直,并拥有一颗求知与好奇的心,你就能看懂艺术。你并不需要接受过专业的美术教育,你只需以开放的思维去思考问题,就能看到艺术的美好。”

  所以,有时“看懂”一个展不比享受一个展好到哪里去。而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打开家门,看看哪里还有你感兴趣的展吧!

  学生时代看画展,一般都是怀着朝圣的目的去的。那些画早就在画册上看的烂熟于心了,终于能看到原作的那种激动很难描述...看原作的好处是能看到更多创作痕迹,能更好的揣摩意图,或者技法。

  后来再看画展,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应酬,朋友,同学,老师的画展,开幕酒会去捧个人气,结束后借机和几个老哥们儿聚聚,喝一顿大的;二是刷新一下自己,去看大师的原作或某些新人的展。不一定哪幅画就会震撼到自己,引发不确定哪方面的共鸣,就会站在那幅画前沉浸很久,思考很多东西。那种状态不可描述,并不能像艺评家那样可以用具体的语言表述出来。

  哦哦,还有一种,带儿子看,让他接受下熏陶。春节带他去看西方艺术500年,边看边给他讲,结果后面跟了一群蹭讲解的人,感觉很对不起美术馆的讲解员。

  我觉得,看的是一种感觉,或者说是感受。对于我来说,我没有那么专业,去看什么线条、光暗。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感受平常被我们轻易忽视的东西。就像我平常从楼上下来,站到平地上,阳光照到身上。我就感觉很暖,很高兴,笑意就挡不住了。大概类似于这种,,,,艺术来源于生活嘛

  恩,怎么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有的是对艺术感兴趣,有的是因为想提高眼界和审美,有的是因为单纯地想去感受一下。我是因为

  看人吧,对于艺术家来说看的是技巧,是创作的内涵,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只是看单纯的美,或者因为他是喜欢的画家而去的,原因很多。

  行家(相关专业或接触过相关知识的)当然是去看好的作品、吸收新的灵感等等,喜欢但不是行家的就是去提升一下自己的艺术审美,陶冶一下情操,不喜欢也不是行家的就是去附庸风雅或者谈恋爱用的

  大多看的是人吧,大多数是不太懂艺术的,而只知道好看还是不好看,而看画展的人相对素质谈吐会高雅一些。

  我觉得这个还是要看你是因为一种什么原因而去看的画展。假如你自己的某一副作品参加艺术展,你更多的会注意自己的画还有其他看展的人对于自己作品的看法。假如你是一名主创参加一个商业展,更多的会先考虑这次展览会带给你一些怎样的利益。如果是一名爱好者那看到的就很多了,艺术,创作,思想,氛围,要表达的情感等等。

  我记得当年第一次和男朋友去画展,我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作品什么的,满眼都是内个闪闪发光的他

  艺术,我感觉最重要的还是洗涤心灵,也许人生中的每一个瞬间都会让你得到新的感悟,去看画展,最主要的的是体会作者作画的北京,想要表达的情感,你看,艺术家,画家多半是身世坎坷的人,画出来的话越有名,背后的哲理越深,古代的诗人多半与此!

  看的是自己的性格和人格,我觉得有时候人都不知道自己有几面,当自己的心沉浸于某个静态事物,内心会有某种强烈的感受。

  本人自我感受 去看的就是自己感兴趣的 或许会想一想这幅字画想表达的是什么 有些或许就是一看而过的感觉

  看的都是自己审美和艺术层次所能接受的东西,偶尔有点儿新奇的发展或感受,不喜欢的画展看着有什么意思,举个例子,你喜欢看足球,结果让你看全程马拉松,有什么意思

  其实 我个人认为 看画展的人是五花八门,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一点都不假。记得有一次路过一个免费画展 就随意进去了,进去才知道展出的画很杂,五花八门的,什么国画 油画 人体艺术等很多,最后我也停在了人最多的人体艺术展前……有说笑的,有指点评论的,有红着脸窃窃私语的,也有很严肃认真品味的……我想 这可能就是非专业免费画展的最真实场景。

  看的是对自己的一种眼界的扩充,看的是对外界画家的一种了解,看的是对艺术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