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观后感汇总

  进入大厅我们便可以看到陈列在墙壁上的书画作品,一个个非同凡响。走近细细一看原来那些便是各院校的作品,大多数是国画,还有的是绘画和摄影作品。每个作品带给人们的都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摄影放映了生活的点点滴滴,绘画呢?告诉人们的则是个人的人生或生活的感悟,它们都是如此的具有魅力。在绘画中品出了人生,而摄影展则带给了我们无数唯美的画面,让我们由此心生向往和憧憬之情。每一幅作品都有其独特的风格,各自的韵味!都值得人们去细细品味!看了这些作品之后似乎感觉到老师们在鼓励着我们,告诉我们艺术是充满魅力的、生活是美好的、学习是无止尽的。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珍惜青年时光,用心去体验生活,去感受艺术带来的无穷的魅力!

  时光易逝,作品展也因此变得更加的珍贵,就让我们趁现在时光未流逝之际,好好去把握它们把!让我们的激情永不灭,一直伴随着它的继续而流动吧!最后,预祝所有老师们在此次的作品展中取得优异的成绩,同时也预祝此次艺术作品展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大师,传奇样的大师,神人般的大师,我沾了不少仙气,。大师是毕加索,只是看场他的画展,我就已经是云里雾里,飘飘欲仙,一时间觉得自己也文艺了不少。管它是我自作多情也好,娇柔做作也好,自命不凡也好,大师毕竟是大师。不解,曲高和寡,争议,才华横溢,经典,“堕落的艺术”,毕加索就是毕加索。

  “我从小时候就能画得像大师一样,但我却花了这一生的时间学会像小孩子一样画画”-------帕布罗 毕加索

  我在观看之时,我逐渐发现比起写实的风格来,我与抽象风格更有默契。之所以抽象,是因为一眼看不出名堂。那坨歪歪扭扭的怎么会是个肖像?人体的线条怎么那么扭曲?五官为什么要画得那么丑??简直是诡异!!可以用诡异,奇怪,难看来形容的作品不少,关键是这些怎么就成了大作??世间漂亮,悦人眼球的作品那么多,怎么偏偏就毕加索成了气候?说到艺术,毕加索的作品就像是人的灵魂,你可以否认它的价值,但是它就是在那里,举足轻重,不可磨灭,是永生的。

  正因为抽象画看上去就是四不像。神话中的怪物张什么样子,抽象画看上去就是什么样子。但是,我这次却惊奇地发现:抽象画是活的!你从任何角度看都可以,而且体验都不一样。那看起来仿佛是胳膊的两个长条你看把它看成是交叉的腿也可以!一张极度扭曲的肖像画,当我遮住一边眼睛只看画的左半边的时候,我发现它里面是有写实的画法运用其中的,而且那是个写实的,很美的人侧脸轮廓。还有,在头上鼓出一个大包,并且两只眼睛都长在一边,还一只高一只低,在我看来,除了我前一句描写的样子之外,那还是两个要接吻的人侧脸。

  一时间,我被如此富有想象力,如此为所欲为的画作吸引了。除了仰慕大师深厚的绘作功力之外,我更倾心于大师的创造力。毕加索把他眼睛看到的场景完全按照自己的理解和意愿呈现出来,不刻意归属于某一特定派别,不拘泥于学院教条,不局限于当时的流行风潮,不在乎别人看了是否能接受。 毕加索,只是画他的画。他,只画他想画得画!

  看展览之前,我猜我是要茫然,要困惑,因为我不是学美术的,因为我是头一次来看,因为我之前从来不了解一丁点毕加索。连我自己都惊讶的是,在没有任何解说的情况下,我用自己的方式体会出大师的用心。我看出来大师画的不是画,画的是自由。我看的也不是画,看的是永远追寻自由,激发创造的雄心。

  插句题外话,我庆幸在进门之前没有先跑去找个解说带我参观。我本来的打算是先自己揣摩下,自己先看看我对如此旷世之作有什么看法,我自己如何理解。然后,如果我实在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话再找解说也可以。然而实际情况是:我进了门,从毕加索的年表看起,对大师的各个创作阶段的手法变化,从一种风格向另外一种风格的变化有了粗浅的认知,接下来丢下”画画一定要让人看清楚画的是什么”的固定思维就足够了。毕加索想怎么画他就怎么画,并且大胆尝试当时一切的新技术,新材料,除了绘画本身,他也结合作家,诗人,剧场演出,雕塑家和其他的画家的对艺术不同的见解,并且把这些全部都运用于他自己的创作中。与其说毕加索是画画,还不如说他是一次又一次的创造!

  我这么理解毕加索的作品,我理解对了吗?到位了吗?有眼光吗?艺术修养够吗?我不知道。我需要知道么?又有谁知道呢?恐怕除了毕大师本人之外,没有任何人能100%地明白大师作画的用意吧!

  我们这些后来人纵然想想大师学习,即使把大师的画临摹千遍万遍,但如果只是模仿作品本身,而忽略了大师的无拘无束,自由,勇敢,创新,那也只是学个皮毛而已。本质上就已经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写实画是死的,看起来是啥就是啥。没什么多余可解释的了;抽象画师活的,看啥是啥全由你自己想,你说它是啥就是啥!”

  看抽象画时,我是自由,因为做外一个美术外行人,我也可以说出我自己的见解,毫不担心是与非,对与错。

  进入展馆,一幅幅大型艺术力作给人带来“不可替代”的启发性东西。把墨当色,把色当墨,相互重叠、渗透,画面倍感当代,蕴含着多媒体的艺术元素。表现了思想俱进、意识超前、追问生活、气质聚盛、气韵生动,其主题是画家情感的宣泄、心灵空旷,这种境界来自儒家、道家思想的融合。

  值得称道的是,他创作系列花鸟静物,笔墨浓淡、干湿、线条的连续性、意延构图、虚实相兼、自然留白都体现着中和之美。画形“有中出无”“无中生有”如此转换,不为人刻意雕琢,让人振奋感慨,享受到善意和微笑。

  从众多的作品中可以看出画家的文化底蕴和艺术根基。要求自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更实际的是画万里画作过程。一个画家的突破,不敢想的他想了,不敢画的他画了。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犟劲,运用大气度、大智慧的手法,气场沉潜于笔墨,笔墨挥毫于气韵。心性、神性、灵性融于画道。

  这次画展作品将会成为收藏界的新宠,因为他把中国水墨精神用鲜活的生命力向外散发和冲击。苦思苦练形成自己“写彩”的艺术风格。你看他画的山川,用色大胆粗犷,好比古代的漆器着色渲染而厚重。作品在色彩上有鸡血石的感染和秀雅,有天黄石的高贵和稳重,有玉一般清澈和柔润,他笔下的山石纹路自然、造型巧妙、气象又有肌肤丰腴之美,他追求个性,而不为个性所困,不刻意造作,而是顺其自然,大智若愚,返璞归真,用纯真感觉的手法去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用他的话说:就是把画变成一首无声的诗、一曲优美的音乐、一道可口的养生大餐。让众人领悟、感受、品尝。因此他在绘画时心神专一,好像与世隔绝、清除杂念、心渊气聚,从而看到作品有自己生活的阅历,思维的表现,精神的抒发,最终达到“得意忘象”的境界,他无所顾及,敢于挑战自我,自然而然地成为当代画家中的一位优秀的开拓者。

  近年来看过两次印象派油画展;一次是在2005年4月香港艺术中心展出的《法国印象派绘画珍品展》;一次是2007年3月于东京上野公园东京都美术馆展出的《19世纪艺术家们的乐园》。两者相加也算看了不少,其中印象较深刻的有:梵高的《画家的卧室》,德加的《舞蹈课》,马奈的《吹短笛的男孩》,塞尚的《蓬图瓦兹的加莱山坡》,莫奈的《鲁昂大教堂-阳光的效果-傍晚时分》,比利时点彩画家提奥-范-里斯伯格的《掌舵的男人》,高更的《金黄色的收获》,《嬉戏》,莫奈的《七面鸟》,雷诺阿的《抱猫的女孩》等等;这些佳作均与此前看到的印刷品有极大的出入,无论颜色的偏差,层次感,笔触痕迹以及色调效果均有很大的区别。

  且看塞尚的《蓬图瓦兹的加莱山坡》就可知此公的画果真名不虚传了;一笔笔点染的绿色树叶,是那样的有条理,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狂野的成分,斯斯文文的,把那巴黎郊外阳光底下的蓬图瓦兹小景写得那样的温婉,那样的幽悄和绚,其笔触有条不紊,没有一点混乱的感觉,整齐有序,雅致大方,色调浓重而和谐,给人予一种很舒坦的感觉.

  莫奈的《七面鸟》,极尽树荫以外的阳光感,其光与暗的对比,更显外面阳光的明媚,不是通过画家当时现场的观察是难以刻画得如此唯妙唯俏的。

  高更的《金黄色的收获》,粗中见细,动中显静,小小的变形而不显怪,仍觉厚重稚拙可爱,色彩调配和谐悦目,不失为其早期的杰作。

  德加的《舞蹈课》,写的是芭蕾舞教师于勤-佩罗的课徒情景;佩罗的神态,女演员的动作都充分显示了德加写实工夫的独到之处,此幅画无论用色,用笔,构图及人物的神态都堪称一绝。

  还有比利时点彩画家提奥-范-里斯伯格的《掌舵的男人》值得一提,此画以点彩形式写海浪可谓一绝,给人一种从印刷品中所不能感受到的视觉冲击感觉,每笔都浓浓重重,整整齐齐的,绿与蓝的搭配,把那海水写得很透亮,很有动感。(此前我最不喜欢点彩派绘画)

  最后还要提一下的是梵高的《画家的卧室》,色彩在喧闹中见自然,用笔显闲熟老练,与中国的写意画有异曲同工之妙。

  总体而言,以上所述之印象派名作,看不出有什么狂怪与哗众取宠的成分,没有凌乱,肮脏的感觉,不俗气,一样是和谐雅致,斯文大方;可见中西画理趋同,一样要讲境界与格调,不能乱来.

  你看过长60米的画卷吗?你听说过75岁高龄的老先生能把石湾到澜石的26个景点用一年的时间画完吗?似乎不太可能,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招仕波老先生虽然年纪大了,但它仅仅用了一年长的时间把石湾到澜石的26个景点用中国的水墨画画了下来,招仕波老先生曾说过:“我在石湾生活了近50年,对我来说石湾是我的第二故乡,石湾这几十年来的翻天覆地变化使我产生了画《石湾风采》的灵感。”

  是呀,石湾这几十年来的变化之大,怎不令人惊讶?昔日在东平河上只有几个小码头,现在架起了几座漂亮美观的大桥;昔日矮小的厂房,变成了高大崭新的办公楼;昔日简陋的楼房,农舍和农田,全变成了高大的楼房;还有漂亮的陶瓷城和佛山候机楼,热闹的贸易中心,这都是时代的新变化。不过,也有从未变过的,就是许多名胜古迹,例如:南风古灶就有几百年的历史,里面直到现在还生产着许多精美的工艺品,许多的海外学生专门来这里学做陶艺,除此之外,石湾还有南国陶艺之都的美名。

  看完画展后,我知道了,在这几十年是党带领着人们逐步走入富裕的生活,许多建筑物都是石湾人民的智慧结晶和劳动成果,作者还从如生的画卷中告诉我们,现在的生活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我们要好好珍惜。另外,我还从作者那里发现一种值得我们学习的精神,那就是坚持。

  四月五日,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也带着一份兴奋的心情,在菏泽市博物馆参观了中国人民大学画院马硕山师生画展,说实话对于我这种平时没什么艺术细胞的人来说,这真是一种独特的享受,更是一次难得的增加艺术修养的机会。这次画展集结了多位有代表性的画家的作品成此画展,他们的绘画语言和风格给我们的带来了一次视觉上的盛宴。

  这次展出的都是大幅的国画,画作中透出一种宁静的美,回归大自然的美。景物中有自然风光,有农家乐,有花鸟刚进入画展就给人一种既轻松又厚重的感觉,马硕山教授的画运用了朴素、简洁的民族文化意象,融入了现代构成的理念,用笔劲健有力、含苍带润,墨韵平和淳厚,欲露还藏。以清幽古雅的品性,传递出一股浓郁纯正的文化气息和盎然的古意情怀。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们九三学社社员杨文彬(菏泽市博物馆馆长)的画,展出的十余幅作品大气恢弘,颜色艳丽,无论从风格还是意境上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感觉一幅作品是否引起观者的瞩目,除了画者的绘画艺术水平外,也与观者的审美情趣和内心体验分不开。观者的感受和画家的旨趣.可以不尽相同,仁智之见,或可互补;二者若能一致,倒是应了一句古语:“会心处,不必在远”。

  总之,非常感谢博物馆和九三学社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能体验到这么美妙的画展,也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能加入到其中体验不同的乐趣,更多更深地领会艺术的魅力。

  新年伊始,大地春回。历史文化名城威远楼隆重举办“原闽浙赣人民游击纵队泉州团队战友书画展”,它是一朵鲜艳的报春花,又是一组可歌可泣的革命史诗。在驱走长夜、迎来光明的革命斗争年代,他们一手握着武装斗争的枪杆子,一手握着文化斗争的笔杆子,与反动派作血与火的抗争。笔者怀着深深的敬意,详细参观了这个不平常的展览。参加这次展出的作者有33人,其中12人有的为革命牺牲,有的已经辞世,作品60幅。书法真、草、隶、篆四体皆备,还有金石篆刻;国画花鸟、山水、人物俱全,以及版画、素描、实用美术等,可谓琳琅满目,洋洋大观。时间跨越从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作品不乏名家,也有业余爱好者,但他们都是出生入死的革命者,故此次展览有别于一般的书画展,在欣赏佳作的同时,也得到一次革命教育的机会。

  许集美老先生为此展书写“刺桐花红”,署款幸存者;还有“晋水滔滔”及陈毅元帅的诗作“大雪压青松”等三件作品,寓意甚深,以革命者的笔墨写革命者大无畏的胸襟,书作浑厚,凛然有一股刚烈正气。

  同盟会会员、辛亥革命老人吴文楚先生“应泉州诗协之邀有感而作”的七律行楷书作,章法严谨,笔力沉雄,诗文歌颂中国领导下的新社会,“卅年奋斗山河壮,万里长征日月光。旷代奇功谁比拟,兆民齐唱红东方”。诗文精妙,书作不凡,是件思想性与艺术性兼备的佳作。

  革命烈士郑家玄能书善画。素描自画像显其具有相当的写实功夫,一个温饱无着的穷苦孩子能够如此,足见其聪慧而好学。时年十六岁的他“自序文稿”,分明的爱与憎:爱的是穷苦的亲人,憎的是旧社会的贪官污吏及所造成的民生凋敝。年少的他,思想深度与笔力功底,已是不凡。还有一封洋溢着浓烈亲情的家信,观后使人肃然起敬,思绪万端。书法佳作,不求工而自工,家玄烈士是也,此尤弥足珍贵也。

  许霏先生的金石、篆刻、书法,早已名驰遐迩。展示的作品中为数众多的名人治印,其中有赵朴初、梁披云、黄胄、吴作人、邓琳等。笔者探访朱义斌先生得知,许先生在解放战争中为游击队镌刻关防及许集美、郑种植、朱义斌的名字印;还仿刻白区的“身份证”、“通行证”,几乎以假乱真,从未被敌人所发觉,保护了革命战友的安全。足见其篆刻技艺的高超与文化人一颗赤诚而炽烈的心,实在难能可贵。许先生的书法、金石源于深厚的传统功力,而又有自家风采,先生尤精篆书、磅礴大气,秦汉之风存焉。

  史其敏先生多才多艺,吾辈只知其善摄影,少知其善木刻、善国画。木刻一艺除要有扎实的美术基础外,再需以纯熟、细腻、精准、凌厉的刀法取胜。展出的数件作品都源于对生活有认真的体察,故具有浓烈的时代气息。

  名画家洪世清先生的指代笔入画蜚声艺坛。此次参展四尺金宣朱色指画劲松尤为醒目,枝叶繁茂,干粗如柱,刚强、不屈、生机,乃至顶天立地,是革命者形象的化身。还有常见他入画的苍鹰、熊猫,都是上乘佳作。画家李硕卿先生以国画山水见长而名扬画坛,以小品山水参展。还有少年贫苦而自学成才的书、画、篆刻家张人希老先生,参展作品国画花鸟,笔墨清新。

  施能鹤先生行书,笔墨淋漓。曾杰先生自作“迎澳门回归诗”老辣苍茫,陈登标先生的人物画以传神见长,线条简约,落笔大胆,笔者尤其欣喜他的戏曲人物画,善于捕捉神情的瞬间,妙趣横生,自成一家风格。黄福海老先生年轻时与弘一大师有缘,精习弘公书体,几可乱真。笔者综观今人研弘公书体者,黄老先生居其上。弘公书体以篆法入书,中锋行笔,藏头护尾,玉润珠圆,欹正相生,简约中而见丰富,此书体难习,形神兼备,诚属不易。张毓昆先生有才气,以诗文见长,也善笔墨。朱义斌老先生的柳体楷书作品,“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出规入矩,形准神融,古稀之年,治学求艺犹能如此专精,是吾辈之风范。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些革命者的书画作品,跨越的时空很长,在那硝烟与烽火的年代能以笔代戈,讨伐敌人,今者应更加珍视这些作品的历史价值,或许是挂一而漏百了。参观此战友书画展既是一次难得的艺术享受,也应该是再一次接受革命教育。愿艺术之花与革命火花永远盛开。